理想主义

有着大大的野心

需要鞭挞需要有人推一把

艰难的仙界升职考核之旅(下)

庙堂之上的尔虞我诈,江湖之外的水深火热,身逢乱世鸣人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能独善其身,却也从未想过自己的死法会如此荒谬,呵,戎马倥偬的一生终了在誓死效忠的王上之手,可不可笑,可笑到眼泪都流不出来。

 

“臣六岁进学,此后一十六年,伴君左右,为君利刃。始自束发,臣为固王上尊位自请入关,七年以来平蛮扫夷,如今海晏河清,终于轮到清算臣了吗?呵,好,好,哈哈哈哈,好呀,臣如您所愿。”挥手扫落杯中鸩酒,鸣人操起御赐宝剑,烛火微颤,“当啷”,宝剑落地,将军府今夜,寂静无声。


是谁来着?走在地府仙人轮回专用通道的漩涡鸣人此刻正在回忆自个儿刚刚悲催的一生,却发现怎么都想不起自己王上...

电影记事

从前我看任何带有感动因素的影视产品,从来不哭,甚至眼眶也不会湿润,从前我把这叫坚强,我以为泪水是弱者的代名词,是博取同情的手段,因此我讨厌爱哭的人。

近年来慢慢发觉不是的,不是那样的,坚强的人也会流泪,他会流泪是他的心非常柔软,是他的正义不允许他在面对不公苦难时无动于衷。勇敢地暴露出自己的脆弱,却不担心会成为攻击的软肋。每一次流泪的背后都隐藏着或悲哀或愤怒的缘由,现在,这是我所理解的坚强。

可与人言无二三的话暂存于此,以上观念并不是全面关于“哭”这件事的想法,日后有机会再补充。电影记事还是进入正题,要聊的正是最近票房口碑齐飞的《我不是药神》。聊“哭”这事儿实是由这部电影激起的,即使观念改变...

艰难的仙界升职考核之旅(中)

“笃”“笃”“笃”象征性地敲了下门,鸣人推开传说中仙界“影帝”的居所。


“卡卡西老师,你在吗?”直奔前庭的鸣人今日略感不对,明明没有人半途窜出来敲他脑袋,为什么头会隐隐作痛?


“卡卡西老师?”。“是鸣人啊,又怎么了吗?”白牙仙人惬意地躺在目前仙界流行的极简风黑白芦荟自动变形椅上(这里插播一条广告,请认准品牌名“绝”),看着自己毛毛躁躁的学生,白牙仙人摇了摇头,例行说教道:


“鸣人,你也是一万多岁的人了,怎么还这么沉不住气啊”说着翻了一页手里的书。


“卡卡西老师,这回不一样啊”鸣人擦了擦额头上并不存在的汗以示危机,“您也知道,上仙考核四百年一次,最...

艰难的仙界升职考核之旅(上)

宇智波一族俱嗜甜,天庭里都知道,从祖上的宇智波斑到小辈宇智波鼬无一例外,本以为已经刻在宇智波灵脉里的属性却在那一族最小的孩子身上被打破了。

 

整个天界对此都相当惶恐,为什么会有不嗜甜的宇智波呢?这多可怕?这还让不让仙好好谈恋爱,好好升职加薪了?!在那个不嗜甜的宇智波接任月老职位后,弥漫天界的不安顿时实质化了,一个个等着历情劫的仙恨不得立刻去跳诛仙台。

 

想当初仙帝大筒木羽衣在远古之战后对各将神进行策天职时就是认定宇智波一族嗜甜,定能干好月老这一职位,才决定实行世袭的。当然,历任宇智波月老们也没让仙帝失望,一个个干地风生水起,给别人牵线也没忘给自己搭桥,所谓“近水...

缘浅

爱一人,用一世,不自知。


那年年少

“鸣人”牙勾住他,“宇智波今天又犯病了?”


“牙,别这么说,佐助是心情不好罢了”


“呵,心情不好也不能这样拿朋友出气啊,你看看你这脸上”


“嘿,别看我这样,佐助那家伙身上也不少”


“那是,谁不知道梁今山的前霸王呢?”牙嘿嘿笑了起来,像是想起来什么好笑的事一样。



 此去经年

“鸣人,你还在找那家伙吗?”牙拽住鸣人的手腕,咬着牙问。


“你知道的,牙,佐助呀,还是需要人拉一把,作为兄弟,我不去还有谁去”...

一波表白


他是风,是太阳

是远航的灯塔,是夜行的北斗

你见过他吗?

他的眼睛是天空映在大海里的颜色

他的头发是向日葵染上阳光的颜色

他脸上有点婴儿肥,圆圆的,两侧各有三道猫须

他叫鸣人,漩涡鸣人

你认识他吗?

他是我爱的那个少年

如果有一天你遇见了他

请帮我转告他,有一个人从前前前前世就开始喜欢他

(来源张嘉佳:他是山间清爽的风,是古城温暖的光)

嗨,鸣人

chapter  3
      
       在另一间房中,面容清俊的美少年大喇喇的将腿踢向床边,“砰”地一声,琉璃制的小钟碎的稀里哗啦,而床上的少年揉了揉眼睛,呆了半晌后大叫出声“诶诶诶——!”

       难道,那不是梦?
      
       刚想扶额的佐助猝不及防地闻到一...

嗨,鸣人

chapter 2
     
        一节体育课下来鸣人的后背已经湿透了,和牙一起买了水准备回教室。果不其然,在楼顶找到望云的某人,歇了口气儿,鸣人一屁股坐在地上直呼好累。鹿丸斜眼瞥了他一下:体力下降,啧,真是,就要麻烦了啊,这么明显的先兆。
 

        “鸣人,昨天的是你还记得吗?”
       

 ...

嗨,鸣人

chapter 1
        “不,不要,不要忘记,我不想忘了你啊!”
        谁?是谁?那双眼睛,sa,sasu,sasu…ke?那是谁?惶然地睁开眼睛,哗…哗…什么东西?有什么东西,在消失吗?
        手掌探向脸颊:“果然,又流泪了吗?”
        “naruto,醒了吗?要迟到了哦。”楼下母亲...

嗨,鸣人

梗来源于你的名字,但是是ABO机甲向

承诺不会有肉(因为不会写)

不悲,轻松,篇幅不定

chapter 1
        “不,不要,不要忘记,我不想忘了你啊!”
        谁?是谁?那双眼睛,sa,sasu,sasu…ke?那是谁?惶然地睁开眼睛,哗…哗…什么东西?有什么东西,在消失吗?
        手掌探向脸颊:“果然,有流泪了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