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主义

有着大大的野心

需要鞭挞需要有人推一把

艰难的仙界升职考核之旅(下)

庙堂之上的尔虞我诈,江湖之外的水深火热,身逢乱世鸣人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能独善其身,却也从未想过自己的死法会如此荒谬,呵,戎马倥偬的一生终了在誓死效忠的王上之手,可不可笑,可笑到眼泪都流不出来。

 

“臣六岁进学,此后一十六年,伴君左右,为君利刃。始自束发,臣为固王上尊位自请入关,七年以来平蛮扫夷,如今海晏河清,终于轮到清算臣了吗?呵,好,好,哈哈哈哈,好呀,臣如您所愿。”挥手扫落杯中鸩酒,鸣人操起御赐宝剑,烛火微颤,“当啷”,宝剑落地,将军府今夜,寂静无声。

 

是谁来着?走在地府仙人轮回专用通道的漩涡鸣人此刻正在回忆自个儿刚刚悲催的一生,却发现怎么都想不起自己王上的面容,苦思无果后,暗暗伤感一回,便准备踏云回天宫。

 

“啪叽”,脚下传来的声音听起来非常不妙,像是踩到某个可软可硬全看你肠胃是否健康的小东西,新晋仙君此刻有些僵硬,哈,哈哈,这飞升仪式倒是真别致。正想着吞咽一声以表尴尬的鸣人霍然停住,该不该咽下口水的纠结在鸣人仙君看到脚下一片红色汁液后更纠结了,这东西还有红色的?这样想着自然而然地咽了一下,好的,这回终于咽下去了。

 

忙挪开脚才发现脚下的东西貌似是一种食物,嗯——应该是柿子,“!!什么情况???老子的情劫还没渡完吗?”历劫期间仙人的法术都是被禁的,历劫结束后自行恢复,鸣人三组笔试考核历经三次最终擦线通过了,这最后一关情劫便是刚刚那人间一世所历练的内容,话说自己阳寿已尽,按道理此刻就该飞升来着呀,什么情况?

 

 

 

让我们把时间拨回一个月前。

 

“月老殿原来是这样的啊?”

 

“……”难道你是第一次来吗?手里握着前辈月老带土给的姻缘帖,新晋月老佐助心情复杂。

 

“我是第一次来的啊,带土哥当月老的时候我还没出生呢,他和老师在一起之后就卸任了,我当然没来过。”

 

“……你会听音?”

 

“嗯?什么听音?”鸣人正参观着院里那口井,不做他想地回答道。

 

应该是错觉,嗯,佐助无意识偷瞄鸣人一眼,再一眼。

 

忽觉身后目光不太对劲,鸣人偷拨红线的手一颤,红线屉乱了一瞬又停下,装作无事发生般将手缩回袖中,鸣人打着哈哈转移起话题来:“听说千手大爷和你们家老祖宗一起在中曲山定居了,你去过那里吗?”

 

佐助脸色陡然青了,从前父亲倒的确带自己拜访过老祖宗,然而人没见到,山上的野兽倒是被迫知道不少,玄尾白身的独角怪物駮(bo第二声)一身腥臊味还老往自己身上蹭不说,彘豪猪把自己追进沼泽里的事真是永生难忘了,呵,真不愧是老流氓养的宠物,不吃葱花小饼干就算了,居然连茄汁月饼都敢吐。

 

见佐助青着脸不回答,鸣人颇感无趣,想起自己此番前来是有正事的便振了振衣袖躬身揖道:“佐助上神”,鸣人直起身挠了挠脖子颇有些羞赧地低头“小仙鸣人此番升职考核过了便可晋升仙君,父神和我说情关难过,您这里可否通融通融?”

 

“哼”目前还不是上神的代理月老佐助仙君第一次听到有人这么称呼他,不得不说,还有点点不好意思呢。此时佐助脸颊微微泛红。

 

“?”???潜规则我懂,要送什么就说,哼什么哼?鸣人的脸色稍稍泛青。

 

“……”仍旧不好意思中的佐助本想解释,然而看着鸣人真诚闪闪的蓝眼睛突然间又不太想开口了。这时佐助连耳朵都快红了。

 

“……”这人什么意思,这么难搞的吗?抹不开脸要我自己猜吗?可是他不吃甜食要送什么?土哥的帖子没用啊!!鸣人偷偷抬眼,无意瞄了佐助的头发一眼,忽然眼睛一亮,再一躬身道:“小仙明白,小仙明白,改日一定送到。”说着转身出府,健步如飞,衣袂飘飘。

 

“…………?”来不及解释的佐助眼睁睁地看着这个傻蛋头也不回地走出府,啧,谁在乎他圆圆的脸蛋,大大的眼睛和看起来就软软的头发了,不就是声音可爱了点,长得可爱了点嘛,我不在乎,刺猬头的某人颇有些遗憾意味地抿了抿嘴。

 

于是一段错频无声的对话过后,在鸣人下届历劫那天月老佐助收到一罐看起来用一千年也用不完的定型摩丝这件事看起来好像也没那么不合理了?附赠小纸条上鸣人用他蹩脚的字写道:我挑过了,这款绝对五星好评哦,为了让佐助放心,他甚至画了一个歪歪扭扭的大拇指。

 

手持超大罐摩丝的佐助面无表情,好了,现在他的脸完全青了。“砰”的一声,门被摔上,佐助摔门的动作干脆利索,转身的风采好像早上给自己打理的毛发一样不羁,门外祥云侍童捧着被拆开的盒子茫然伫立,不知所措。




一脚一个柿子,一步一个红印“啪叽”“啪叽”“啪叽”“啪叽”鸣人一边给清水小仙子道歉一边尴尬着往月老府走去。


“咚,咚,咚”鸣人红着脸站在月老殿外敲门,边敲边喊“宇智波佐助,开门,快开门!混蛋宇智波老子和你没完。”

 

皱着眉头开门的佐助不出意料地看见鸣人身后清水小仙子还没来得及抹去的红脚印,冷笑一声还没开口讽刺,迎面就是一记直拳。此时内心悲愤的鸣人根本不去想《仙界睦邻友好和谐互助条约》的种种守则以及违背之后的种种后果,想到小桌子上山一样高的卷子和地府鬼差说的话,鸣人脑子里只剩一个念头:这场升职考核之旅也太**艰难了,老子不干了!!!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