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主义

有着大大的野心

需要鞭挞需要有人推一把

电影记事

从前我看任何带有感动因素的影视产品,从来不哭,甚至眼眶也不会湿润,从前我把这叫坚强,我以为泪水是弱者的代名词,是博取同情的手段,因此我讨厌爱哭的人。

近年来慢慢发觉不是的,不是那样的,坚强的人也会流泪,他会流泪是他的心非常柔软,是他的正义不允许他在面对不公苦难时无动于衷。勇敢地暴露出自己的脆弱,却不担心会成为攻击的软肋。每一次流泪的背后都隐藏着或悲哀或愤怒的缘由,现在,这是我所理解的坚强。

可与人言无二三的话暂存于此,以上观念并不是全面关于“哭”这件事的想法,日后有机会再补充。电影记事还是进入正题,要聊的正是最近票房口碑齐飞的《我不是药神》。聊“哭”这事儿实是由这部电影激起的,即使观念改变还是不太喜欢哭的我,在影院灯亮起的时候,哭崩了,上一次这种感受还是我初一的时候,是那种非常克制的,抿住嘴不发出声音的哭,而正是因为不发出声音的克制全身上下像是麻痹了一样,能直观感受到手臂的电流快速蔓延到手心。

不知道别人的点在哪里,但我哭崩的点有两处,一处小崩在“希望”那两个字不断放大的情节(专业原因,当时我还可以分出理性的一面分析这个放大的技术用的很好,并且提前预料到当时应该会有放大聊天细节的镜头),这个小崩的还好,控制的住;崩的不行的点真的是在最后纯文字部分,从2002年到2018年里国家政府人民所做的努力,一点点一点点地变成写进规章里的保障,整个世界在一小步一小步地前进,希望的罅隙原本只有一丝阳光能挤进来,可是慢慢地,这个原本法外的裂痕被包容,整个世界,整个社会都在动手敲碎这绝望的外壳。

真的是很好的一部影片。走私药物是为了救命,起诉药贩是维护专利,两者都有足够的立场,天价药是研究人员的呕心沥血,是投入大量金钱资本家的期望,但是如果吃不起那与没有这药又有何区别呢?在这由上而下的链条里,政府的作用就至关重要了,这链条最脆弱的中间部分如果没有政府介入补偿是不行的,但进步只有发生在每一个人身上时才能推动社会的齿轮转动,所以每个人都可以是英雄,也都可以,是帮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