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主义

有着大大的野心

需要鞭挞需要有人推一把

嗨,鸣人

chapter 1
        “不,不要,不要忘记,我不想忘了你啊!”
        谁?是谁?那双眼睛,sa,sasu,sasu…ke?那是谁?惶然地睁开眼睛,哗…哗…什么东西?有什么东西,在消失吗?
        手掌探向脸颊:“果然,又流泪了吗?”
        “naruto,醒了吗?要迟到了哦。”楼下母亲的叫喊声适时地传入。啊呀,糟糕,来不及吃早饭了,不在思考,鸣人赶快起身洗漱。
        穿好衣服,用水扑了扑脸,整个人神清气爽起来,
“呦西,漩涡鸣人大人今天也要元气出击!”把书桌上的东西一股脑塞进书包,路过餐桌顺手拿了一片面包“老爸,老妈,我走了哦!”站在玄关换鞋的鸣人一如既往地感受到迎面而来的杀气,熟练的一伸手,接住了母亲的牛奶飞镖,反手一开门,立刻蹿了出去,“砰”地一声门又关上了,动作行云流水,宛若一只训练有素的…
        咳咳,正在吐槽的水门爸爸,接收到妈妈的不满信号立马开口:“这孩子,真是太不稳重了。”
        玖辛奈不满地向着水门:“你看看你,孩子都被宠成什么样了,还以为改性儿了,一夜之间又变成这样,马上就要二次分化了,还见天儿地乱晃,也不知道安分一点。”
        放下报纸,叹了口气儿:“玖辛奈,鸣人不过是社团活动,再说,你看鸣人这个样子也用不着担心啦”
       “这可说不定,漩涡家的基因也不是盖的”
        一说起基因的话题,事事让着老婆的水门不由得反驳:“哦~?那漩涡家世代的红发怎么没长在鸣人头上,鸣人的眼睛又随谁?”
       “嗬,来劲儿了是吧,你怎么不看看鸣人的脸,是不是和我一模一样?”
        二人随后从鸣人的生活习惯,性格处事,思维方式等等方面比较,活力又聒噪的一天又开始了呢。
(以上试读内容)
       

       与家里的鸡飞蛋打相比,鸣人就显得兴致不那么高昂了,做了一夜的梦还有一些特殊原因,鸣人整个人都是疲劳状态,踩着点进了教室,睡过三节课。后座牙和前座鹿丸不约而同的盯着他看。

        “干嘛啦,你们”

        “我说鸣人,你昨晚梦见哪个小姐姐了吗?这么虚”
牙不怀好意地问。

        “去死吧,你才梦到小姐姐”    

        “鸣人,马上就要二次分化检测了,你这样,太让人怀疑了。”

       听闻鹿丸的话,鸣人垂死病中惊坐起地问:“你什么意思?棒球部王牌是铁打的alpha,我难道有omega征兆?”

       精神抑郁,焦虑,易怒,貌似还失眠,这些要不要告诉他啊?鹿丸沉思片刻后,重重点头:“你是铁打的alpha”(才怪),这人的麻烦程度太高,不宜多言,下节课是体育课,找个地方看云好了。

       对了,看见鸣人的肾虚脸差点把正事儿忘了,转过身的鹿丸再一次转回来:“诶,你昨天怎么回事,睡糊涂到连名字都忘记了?”

        “嗯?”

        “啊,对哟,鸣人,你昨天一整天都没理我,部活也没参加,想起来就来气,一整天拿鼻孔朝着人,看我今天不修理你。”你问为什么昨天不修理?犬冢牙只想表示:一整天只对自己了说了句“走开”的鸣人看起来还是不太好惹的,啊呸!那小子脑子昨天坏了,老子才不是怕他啊!只是看在他生病(可能)的份上才忍下来的。

        “哈?怎么会?我记得我只是做了个梦啊!喂,牙,喂喂,别掐我脖子!”

       正准备发问的鹿丸无语地看着追逐打闹的鸣人和牙,果然这样才正常啊,把问题先放在肚子里:“你们两个,下节体育课,不走吗?铃快响了。”

       话音刚落,鸣人拔腿冲向操场,犬冢牙一时没反应过来,然而下一秒便高声喊着:“狗鸣,要你狗命。”留下一卷看不见的尘土,让鹿丸一个人尽享安静空旷的教室。


鹿丸小剧场——鹿丸家的黄历
阳历9.19  农历七月廿九  宜祭祀,看云  忌鸣人
阳历9.20  农历八月初一  宜嫁娶,看云  忌鸣人
阳历9.21  …………                宜……       看云  忌鸣人
………………
  

鸣人的症状参考的是什么大家心里都明白吧😂😂😝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