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主义

有着大大的野心

需要鞭挞需要有人推一把

缘浅

爱一人,用一世,不自知。

 

 

那年年少

“鸣人”牙勾住他,“宇智波今天又犯病了?”

 

“牙,别这么说,佐助是心情不好罢了”

 

“呵,心情不好也不能这样拿朋友出气啊,你看看你这脸上”

 

“嘿,别看我这样,佐助那家伙身上也不少”

 

“那是,谁不知道梁今山的前霸王呢?”牙嘿嘿笑了起来,像是想起来什么好笑的事一样。

 


 此去经年

“鸣人,你还在找那家伙吗?”牙拽住鸣人的手腕,咬着牙问。

 

“你知道的,牙,佐助呀,还是需要人拉一把,作为兄弟,我不去还有谁去”

 

“可是,你不是知道,知道他干了什么吗?”

 

他的脸刷地白了,勉强地笑着,低下头“是,我知道,我这一去,顺便做个了结”

 

他的手在抖,头发在抖,他的整个人都在抖

 

小樱,自来也老师,纲手婆婆,宁次,李,对不起以及谢谢你们,我会,帮你们报仇的。

 


周而复始

“鸣人”牙终于赶到,目眦尽裂地看着眼前的场景

 

难得的,他把头转向永远只存在他和鸣人对话中的人“宇智波,你是没有心的吗?”

 


 不自知

他有啊,他想,他的心曾经被一个人,勤勤恳恳,磕磕碰碰,笨拙地修补好

过,那个人不是个匠人,但是手艺还不错,然后这个人现在躺在他的面前,

了无声息,身上插着那把他送给他的刀,真是个狡猾的修补师啊,补着补着

我的心自己都无法控制了。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