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主义

有着大大的野心

需要鞭挞需要有人推一把

艰难的仙界升职考核之旅(中)

“笃”“笃”“笃”象征性地敲了下门,鸣人推开传说中仙界“影帝”的居所。


“卡卡西老师,你在吗?”直奔前庭的鸣人今日略感不对,明明没有人半途窜出来敲他脑袋,为什么头会隐隐作痛?


“卡卡西老师?”。“是鸣人啊,又怎么了吗?”白牙仙人惬意地躺在目前仙界流行的极简风黑白芦荟自动变形椅上(这里插播一条广告,请认准品牌名“绝”),看着自己毛毛躁躁的学生,白牙仙人摇了摇头,例行说教道:

 

“鸣人,你也是一万多岁的人了,怎么还这么沉不住气啊”说着翻了一页手里的书。

 

“卡卡西老师,这回不一样啊”鸣人擦了擦额头上并不存在的汗以示危机,“您也知道,上仙考核四百年一次,最后一关历情劫您,有什么,看法?”鸣人颇为心虚地瞄了老师一眼,只见卡卡西仙人翻书的手一顿,面上渐渐严肃起来,忽然“啪”的一声合上书,立起身子正声道:“没想到,鸣人,你也到这个时候了啊,看来为师珍藏多年的瑰宝如今可以拿出来了。”

 

话音刚落,鸣人熟悉的痛觉切实地出现了,“啊呀,带土哥你回来啦!”。揉着鸣人灿金灿金的脑袋上上任月老宇智波带土靠坐在葡萄架旁的另一张椅子上嘲讽地看着他男朋友说道:“人家鸣人渡情劫呢,把你那些乱七八糟的书都收起来,别教坏小朋友。”接着侧身对鸣人说:“别担心,我那小侄子虽然偏激了些,人还是靠谱的,我早上叮嘱过他了,等会儿给你张帖子就行了。”

 

“呵!”被嘲讽了的白牙仙人眯了眯眼,发出一声意味深长的笑,接收到挑衅讯号的仙界“影帝”宇智波带土不甘示弱地……打了一个意味深长的“嗝”,在气氛逐渐陷入尴尬的时刻,“影帝”一秒切换少女“人家只是刚刚偷吃小甜点而已嘛,别这样看人家啦”边说边扭进书房里。

 

鸣人面色稀松地目送某人远去,语气怆然地说道:“他逃跑了是吧,是逃跑了没错的吧!”与此同时,目光悲痛地望向自己的老师,“老师,‘帖子’”语气期期艾艾小可怜气息十足。递给鸣人一个安心的眼神卡卡西同样往书房走去“稍等片刻,老师去去就来。”他的背影孤寒,犹如一位要给孩子买橘子的父亲。

 

这位“父亲”翻越书房门槛的背影感动着小仙鸣人,小仙鸣人仿佛透过这个背影看到自己飞升的景象。真的只有片刻,卡卡西仙人抱着一摞书重新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珍而重之将地其交到鸣人手上,仿佛没有看到学生眼神死的样子说道:“鸣人,为师的终极秘籍你可要好好研读啊”说着拍了拍最上面那本印着“最新豪华款——亲*热*天*堂的秘密”的封面。犹如交接仪式的场景令正窥着门缝的带土忍无可忍。突觉一阵锐风袭来,鸣人一闪,一封信恰好覆盖了封面,上面两个烫金大字闪了鸣人的眼。

 

“佐助”

 

 

 

“二柱子啊”上上任月老本着责任心来瞧瞧被哥哥甩锅的小侄子,顺便笑话他一下“干的还行吗?听说你搞事了?”

 

“……哼”少年佐助尽管确实需要帮助但年少的冲动大家都知道,于是“愚蠢的小叔,别把你做的蠢事和我相提并论。”显然,少年佐助即将为自己的话付出代价。

 

“……”噎了一下的前辈月老在佐助惊恐的眼神里切换了状态“嘤嘤嘤,你凶人家,人家好心来帮你,你居然,你居然,呜呜呜~~~”可怜佐助没和这个小叔接触过几次,虽有听闻“影帝”之名,但今日才得以领略威力。“你这个黑心负心郎,门外小仙子们都是瞎了眼才会看上你,白白顶了个月老之名,一定到现在都没找到自己的天定之人,还想着来帮你一把,我也是错付了一番心意了,为了你这态度,想上神我眼中能有多少泪珠儿,怎禁得秋流到冬尽,春流到夏……”骂到最后居然还唱起来了,如此戏剧,呆愣在原地的佐助一时恍惚,竟然听得带土忽悠,让侍女仙子买回几大盒红豆糕。

 

终于送走带土的新上任月老佐助疲惫不堪,在带土通篇废话里精准抓住重点的佐助只来得及问一句“什么天定之人?”就被油滑地带过了,待佐助反应过来,退役月老带土早走了。

 

咬牙切齿了半天,佐助坐进新买的极简风黑白芦荟自动变形椅(是的,卡卡西同款,正版包邮;以及,是的,用他哥的积蓄),重新思考问题,隐约记得宇智波鼬和他说过,天定之人的红线好像…“笃”“笃”“笃”思绪被打断,新任月老气愤地决定自己去开门。

 

仙界此时正是夕阳西下的时刻,晚霞仙子的工作时间里,整个天庭都是橘红色的,亲自开门的佐助打开门后却一时觉着此刻正阳光灿烂一般,有微风吹拂着面颊,有鸟儿吟唱着歌曲,一瞬间,有了一种,被蛊惑的错觉。

 

“那个,你小叔让我给你带张帖子”

 

错觉,的确是错觉。佐助面无表情地想。


评论(1)
热度(33)